细数这几年打响的互联网版权战

互联网是没有硝烟的战场,系数这几年的互联网战役,可谓是勾心斗角,你死我活,下面将从这几个方面讲述这几年的互联网战役中版权到底起到了什么作用。

视频

在视频这一话题下面,有长视频和短视频两个板块来讲述,由于短视频起步较晚,所以先谈一下长视频,再谈短视频。

长视频

2008年,搜狐斥资1亿拿下奥运会独家互联网赞助商资格。奥运会之后,搜狐业绩和股价大振。次年的财务报表里写到,搜狐2008年总收入比上一年翻了2.3倍,净利润是上一年度的3.9倍。这段历史,成为搜狐媒体业务的高光时刻。

十年后,有望创造高光时刻的是优酷。自5月29日宣布拿下2018年世界杯网络直播和点播版权之后,优酷以及背后的阿里正在调用整个集团的力量,为网友呈现64场世界杯比赛。

第一阶段的2004年至2005年震荡期,在线视频网站开始兴起,优酷、土豆、激动网、酷6等一大批早期互联网的探索者野蛮生长,在UGC的主题下经过5年时间的分化,最终留下来的只有优酷和土豆,当然他们最后还是成了一家人。

第二阶段的2010年到2011年时间内,以爱奇艺、腾讯视频先后成立为代表,随后的5年时间高举版权战大旗,经过激烈厮杀最终形成了BAT阵营下的优爱腾第一梯队和乐视、PPTV搜狐视频为主的第二梯队,也奠定了在线视频网站发展的基本格局。

第三阶段是2016年到2017年时间内形成以付费会员为主的在线视频商业新模式,在这个阶段接下来的几年内,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将会发生严重分化,那些资源、发展不佳的第二梯队很可能就此陨落。

很不幸,2018年就集中成为了第二梯队的“消失之年”。

这一年随着乐视危机的消化处理推进,乐视网大概率会退市、乐视视频也将随之退市,前景几乎为零;

这一年乐视的学徒暴风也深陷困境,股东质押、业务迷茫、现金流枯竭牢牢捆住冯鑫,原来还有所发展的暴风影音也几近消亡;

这一年搜狐视频全力收缩,弃版权而强调自制,强调盈利能力,这本身就是衰退的中场信号,如果说搜狐视频很可能在未来5年彻底没落,恐怕没有人会怀疑;

这一年随着阿里战略投资苏宁体育,所谓苏宁唯一出口的PPTV,未来会偏向体育而弱化影视综艺方面的经营,届时PPTV就难以第二梯队自居了。

今年又会有什么平台落幕呢?让我们翘首以盼。

在PC时代,暴风影音是曾经最重要的在线播放器市场玩家之一,与快播形成“双雄”的局面,暴风上市招股书显示暴风影音在2014年日均覆盖人数2700万,仍然是市场第一。 但是在2011年到2015年期间,过分强调盈利彻底扼杀了暴风影音的成长。 当时的数据显示,2012年暴风的内容采购成本仅为3330.93万元,2013年和2014年分别为4559.71 万元、3362.88万元;同期合并之后的优酷土豆2013年内容成本高达14亿元、2014年更是高达18亿元。苦苦煎熬的暴风错过了内容版权这一波的红利,眼睁睁地看着乐视、爱奇艺等视频网站的崛起;同时一步错步步错,最终错过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暴风影音的移动端几乎没有任何优势可言,已经沦为边缘性产品。作为以暴风影音起家并依赖这款产品上市的暴风科技,如今已经负面缠身,业务上也先后经历暴风VR、暴风电视、暴风金融、暴风体育等多轮调整,维持现状都自顾不暇,遑论发展。

虽然历史不可以假设,但是如果当时不是盈利的魔咒困扰,以暴风影音的先发优势参与版权大战,或许现在视频网站的格局会发生众多变化,暴风影音也不会沦落成今天的这个样子。

暴风影音因盈利压力而放弃主流竞争的道路,搜狐视频现在正在重走,结局最终也可能是相似的。

运气最好的是芒果TV,因为湖南广电的背景而能够借壳上市,并更名芒果超媒,在可预见的时间内,只要湖南卫视不掉队,它就不会没落,最差的情况是守着湖南卫视的独播剧和综艺资源。

视频网站整合重塑之下的2018年进入到寡头垄断的优爱腾时代,虽然大家都已经心知肚明这件事,但是第二梯队消亡的速度远比人们想象得快很多,有时候市场、观众和资本就是这么残酷,不容留下半点喘息的机会。

短视频

“南抖音北快手,中间夹个火山口。”近两年,为了吸引用户,各种短视频平台层出不穷,纷争不断。这场短视频江湖争斗之中,抖音、快手占尽风头,可说是预选赛的王者选手。然而两年来,短视频之争已进入市场饱和期,各平台用户量已从高速增长期进入稳定期,而流量红利也逐渐减少。

内容竞争日趋激烈

短视频平台竞争的上半场,一直是各方资本发力的角逐。百度、腾讯、网易、搜狐、微博,这些互联网平台无一缺席。上个月,百度宣布旗下的好看视频用户规模已突破2亿。

短视频行业上半场爆发式增长后已成为诸多企业重要的业务增长点,就连抖音海外版也已覆盖超过150个国家和地区,在40多个国家应用商店排名前列。

在这众多短视频当中,最火的就是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平台了,就连腾讯也在封杀。 事实上头条系和腾讯的斗争在18年的3月初就已经开始了,比如前不久的头条系的视频在分享到微信的朋友圈的时候会出现仅自己可见的情况,微信官方称是因为朋友圈分享超过了一定的阙值引起的。但是这个具体的阙值是多少并没有给出具体的答案。

抖音的蹿红,离不开音乐。尽管这款标榜“音乐创意短视频社交”的软件正越来越“快手化”,但“音乐+舞蹈”依然是它的主打模式。不过,成就了抖音的音乐,也正给它带来麻烦。今天,有媒体报道,抖音和 TikTok 的音乐授权即将到期,字节跳动或面临困境。

据悉,字节跳动出品的 TikTok 和抖音允许用户在自制的视频中添加音乐片段,这个功能取决于该公司能否从掌控全球音乐市场大约80%份额的三大唱片公司取得授权。这些音乐授权最早从接下来两周开始将陆续到期,而字节跳动与这些唱片公司在授权协议条款上仍存在较大分歧。按照《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的报道,若协议未能达成续约,或者没有签订新的授权协议,字节跳动必须将数十亿视频从自家服务中移除,且无法再允许用户使用主要唱片公司的音乐。

实际上,这不是字节跳动第一次面临版权的问题。去年9月14日,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等就因存在突出的版权问题被国家版权局约谈。其中,抖音平台共下架版权相关音频751个、视频5284个,水久封禁严重侵权用户11203个。抖音或有大麻烦除此之外,抖音还被指在版权保护方面屡屡触雷,让不少“抖音神曲”秒变“侵权神曲”。不久前,通过抖音爆红的歌手“花粥”被网友指出其《妈妈要我出嫁》翻唱白俄罗斯民歌涉嫌侵权,表示《妈妈要我出嫁》和俄罗斯民谣的歌词简直一模一样,并附上了歌词对比图。

3月5日,花粥所属经纪公司SAG舞台艺术工作组发布翻唱侵权事件的致歉和声明,表示联系到了《妈妈要我出嫁》歌词的中文翻译者薛范,并取得了谅解和授权。但不久后,有网友发现她的另一首爆款歌曲《出山》与歌曲《Super Love》的伴奏非常相似。事后,原作者BachBeats拒绝了私下和解,并表示该做作品从未授权他们可以自行修改歌曲伴奏。版权一直是音乐行业内的一个大问题,事实上,早些年的唱歌类选秀综艺就频频出现侵权事件,只是由于人们版权意识淡薄,维权成本高往往不了了之。最为知名的事件是汪峰曾起诉旭日阳刚侵权,而这件事反让汪峰受到不少非议。

抖音依靠用户拍摄上传的视频再配上相应的音乐,打造了不少热门“爆款”,《学猫叫》、《纸短情长》、《我们不一样》、《远走高飞》等歌曲都经过抖音平台用户的使用而走红成为神曲传唱于大街小巷。不过早期,抖音用户上传视频截取一段音乐后就能打上“作者”“原创”等标签,而这实际上侵犯了音乐原创者与唱片公司的著作权。

随着抖音的走红发展,抖音也加强了音乐版权的监督。2018年下半年抖音曾“拉拢”了众多知名音乐公司,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版本危机。去年8月,抖音先后与环球音乐、华纳音乐、环球词曲、太合音乐、华纳盛世、大石版权等多家唱片及词曲版权公司达成合作,抖音获得其全曲库音乐使用权。

其中,环球音乐集团是全世界第一大的唱片公司,隶属维旺迪集团,它占世界唱片市场25.6%的份额。华纳音乐也是世界三大唱片公司之一,拥有蔡依林、林俊杰等大量华语音乐圈知名歌手。同年10月,抖音与日本最大的唱片公司Avex达成版权合作,向亚洲用户新增2.5万首曲目的使用权。国内方面,抖音也已经陆续与摩登天空等800多家唱片公司进行合作。

实际上,短视频作为目前新兴且最受欢迎的业态,近几年已成最热的“风口”。除了抖音、快手等领跑者,腾讯、百度、阿里等大公司均推出了自己的短视频产品。但与此同时,版权问题引发了监管层的密切关注,短视频领域成为国家版权局去年集中整治的领域之一。

去年,针对重点短视频平台企业在专项整治中的自查自纠情况和存在的突出版权问题,国家版权局在京约谈了抖音短视频快手等15家重点短视频平台企业。其中,抖音平台积极响应国家版权局与国家网信办、工信部、公安部等关于“剑网2018"专项行动号召,坚决打击侵犯版权行为,通过自查、用户举报等方式,共下架版权相关音频751个、视频5284个、重置用户资料81个,永久封禁严重侵权用户11203个,封禁轻微侵权用户(6个月)4140个。

对于需要添加音乐片段的短视频软件来说,能否拿到音乐的版权显得至关重要。一位版权方面的律师表示,在没有得到音乐作品著作权人许可的情况下公然使用他人的音乐作品,并且让这种短视频在网络上得到传播,这将侵犯音乐作品著作权人的著作权。短视频的平台也有义务去积极洽谈相关音乐版权的合作。

随着“音乐+短视频”的兴起,一些在线音乐平台也打起了短视频的主意。与抖音相比,占据产业链上游的在线音乐平台无论是音乐版权还是各类原创音乐人扶持计划,都为“音乐+短视频”的发展免去了很多后顾之忧。例如去年10月腾讯上线的音乐短视频App音兔背靠腾讯音乐娱乐集团,除了拥有索尼、华纳、环球这三大唱片公司的版权,又通过一系列转授权获得了滚石、华研、寰亚等公司的版权。

音频

18年3月6日,随着阿里音乐和网易云音乐宣布达成版权互授合作,长达近3年的音乐版权之争终于告一段落。如今在线音乐市场的三大音乐巨头用一种皆大欢喜的方式,解决了数字音乐版权之争。这场版权之争始于2015年,当时国内版权局开展网络音乐版权整治行动,网络音乐服务商竞相购买独家版权,用户游离在各大音乐平台之间。如今虽然三大音乐平台已将合作拼图补充完整,但先有天天动听、阿里星球“死亡”,现有多米音乐、偶扑停止运营,买不起版权的二线音乐平台逐渐黯然退场,这还会是一个愉快听歌的时代吗?

目前中国的音乐市场主要有3家平台,第一个就是网易旗下的网易云音乐,腾讯旗下的QQ音乐,阿里旗下的虾米音乐,这三家平台目前基本上已经通吃中国的音乐市场。

总结

在版权开放共享的时代,考验的将是平台的差异化产业赋能实力,这种能力也将体现在帮助优质内容价值变现,以及通过平台的连接力将行业发展的繁荣惠及更多产业链上从业者等各方面。版权可能是以后中国互联网发展的一个新方向,也是杀死一大堆互联网公司的一颗定时炸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